• A 爱信 aisin
  • A 奥托立夫 AUTOLIV
  • A 安通林 Antolin
  • A 阿尔派 ALPINE
  • A 曙光制动器 Akebono
  • A 旭硝子 Asahi Glass
  • A 美国车桥 American Axle & Manufacturing
  • A AC德科 ACDelco
  • B 本特勒 Benteler
  • B 博格华纳 BorgWarner
  • B 巴斯夫 BASF SE
  • B 普利司通 bridgestone
  • B 拜耳 Bayer
  • B 贝洱 Behr
  • B 博泽 BROSE
  • B 博世 Bosch
  • B 布雷博 Brembo
  • C 大陆集团 Continental
  • C 康明斯 Cummins
  • C 康奈可 Calsonic Kansei
  • C 库博标准 Cooper Standard
  • C CIE Automotive CIE Automotive SA
  • C 歌乐 Clarion
  • D 德纳 Dana
  • D 杜邦 DuPont
  • D 德尔福 Delphi
  • D 德韧 DURA
  • D 德科斯米尔 DraxlmaierGroup
  • D 陶氏 Dow
  • D 电装 DENSO
  • E 伊顿 Eaton
  • E 埃贝赫 eberspaecher
  • F 佛吉亚 FAURECIA
  • F Flex-N-Gate Flex-N-Gate
  • F 辉门 Federal Mogul
  • F 飞思卡尔 freescale
  • F 福耀 Fuyao
  • F 风帆 Sail
  • G 吉凯恩 GKN
  • G 固特异 Goodyear
  • G 乔治费歇尔 GF
  • H 日立 Hitachi
  • H 海拉 HELLA
  • H 哈曼 harman
  • H HBPO HBPO GmbH
  • H 霍尼韦尔 Honeywell
  • H 瀚德 Haldex
  • H 韩泰 HanKOOK
  • I 国际汽车零部件 IAC
  • J 江森自控 Johnson Controls
  • J 捷太格特 JTEKT
  • K 科世达 kostal
  • K 小糸制作所 Koito
  • K 锦湖 KUMHO
  • L LG化学 LG Chem
  • L 李尔 LEAR
  • L 利纳马 LINAMAR
  • M 麦格纳 Magna
  • M 现代摩比斯 MOBIS
  • M 马瑞利 magnetimarelli
  • M 马勒 MAHLE
  • M 米其林 michelin
  • M 万都 mando
  • M 3M 3M
  • M 三叶 mitsuba
  • M Martinrea Martinrea
  • M 马克IV Mark IV
  • M 三菱电机 Mitsubishi
  • M 曼胡默尔 MANN+HUMMEL
  • N 精工 NSK
  • N 尼玛克 Nemak
  • N 耐世特 Nexteer Automotive
  • N 日本发条 NHK
  • N 不二越 NACHI
  • N 恩梯恩 NTN
  • O 欧姆龙 OMRON
  • P 倍耐力 Pirelli
  • P 飞利浦 Philips
  • P 先锋 Pioneer
  • P Plastic Omnium Plastic Omnium
  • P PPG PPG
  • P 派格 Peguform
  • P 邦奇 Punch
  • R 立达 Rieter
  • S 舍弗勒 Schaeffler
  • S 住友电工 SUMITOMO
  • S 昭和电工 Showa Denko
  • S 斯坦利电气 Stanley Electric
  • S 斯凯孚 SKF
  • S 三电 SANDEN
  • S 索菲玛 SOFIMA
  • T 丰田合成 Toyoda Gosei
  • T 天合 TRW
  • T 丰田纺织 Toyota Boshoku
  • T 东海理化 Tokai Rika
  • T 特瑞堡 TRELLEBORG
  • T 德州仪器 Texas Instruments
  • T TE Connectivity TE Connectivity
  • T 塔奥 TOWER
  • T 统基工业集团 Tomnkins
  • T 天纳克 TENNECO
  • T TS Tech TS Tech
  • T 高田 Takata
  • T 考泰斯·德事隆 Textron
  • T 蒂森克虏伯 ThyssenKrupp
  • V 法雷奥 Valeo
  • V 伟世通 visteon
  • V 瓦尔塔 VARTA
  • W 现代威亚 WIA
  • W 伟巴斯特 Webasto
  • Y 矢崎 YAZAKI
  • Z 采埃孚 ZF

再见甲壳虫! 热点关注: 大众集团公布了2017年新车型生产计划表,没有甲壳虫和尚酷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产业 > 正文

迈腾链条故障车主维权 大众管理层互推诿

在速腾后悬架断裂问题上的处理不力,在迈腾正时链条故障上的“视而不见“,使得大众的品牌形象正在遭遇史无前例的考验。针对迈腾车主们的投诉,近日,《证券日报》刊发《一汽大众迈腾正时链条故障再现车主呼吁厂家召回》稿件,遗憾的是,截至目前,针对这一问题,一汽大众乃至大众中国并没有给出公开或私下的表态,相反,向本报反映质量问题的迈腾车主越来越多。

“因汽车链条张紧器无缘无故损坏导致发动机气门顶缸,这个问题不是个例,这是产品质量的问题,车主们没有理由自费维修。“山西省的车主贾先生告诉记者。

目前,车主们纷纷希望一汽大众能够退还维修正时链条花费的上万元费用。对此,记者多次联系一汽大众多个部门负责人,对方要么告诉记者迈腾质量问题不属于自己的管理范围,要么直接不接电话。

与此同时,据记者了解,速腾车主们准备在11月16日再次举行全国范围内的维权活动,在各大论坛和QQ群里,速腾车主们也力邀迈腾车主集体维权。

迈腾车主投诉增多

11月4日,本报刊发关于迈腾正时链条故障的稿件后,有网友留言,“大众之所以傲慢都是中国的消费者惯的,透明的信息平台缺乏,导致大众无视消费者的利益“。

也有网友表示,虽然自己的车也是大众的,但以后购车肯定不会考虑大众了。

“我是2008年9月份在朔州市一汽大众4S店购买的1.8T舒适性迈腾车,今年8月31日,车子突然无缘无故不能打火启动,4S店说是因汽车链条张紧器损坏导致发动机气门顶缸。车子修了将近一个月,4S店也没有提供代步工具。包括工时费、材料费在内,花费1.7万元。“贾先生告诉记者,“我的车行驶里程只有55000公里,当时我提出维修费用太贵的问题,4S店告诉我,他们已经修了好几辆同样故障的迈腾车,都是一个价钱“。

而来自厂商客服的答复则是,车已经过了保修期,只能自费解决。

贾先生遇到的问题也是大多数迈腾车主正在面临的问题。唯一不同的是,花费有多有少。北京市的李女士告诉记者,4S店也提到要自费解决,她当时和4S店闹得厉害,最后双方协商的结果是车主承担工时费,4S店承担材料费。

“我的车刚跑了6万公里,就出现了正时链条故障,指定的4S店维修报价超过了3万元,最后,我自己找了一个修理厂,花了2万元解决了问题。“山东省的王先生表示。

据国内一家汽车质量网站的数据显示,涉及迈腾的产品质量问题投诉已经超过了1100条,多数问题均是正时链条故障,而进入11月份,投诉量更是直接上升。

正时链条故障厂商未表态

针对迈腾正时链条故障,近日,记者致电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姜立堂,他告诉记者,这个问题不在其管理范围之内,不方便回答,记者可联系公关总监拱兴波。

随后,记者通过电话以及短信方式联系一汽大众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公关总监拱兴波,对方未接电话,也未回短信。

“这个时候能够统一对外回应的应该是大众中国,不应该是一汽大众了,这已经涉及大众品牌形象的问题。一汽大众的义务和责任在减轻,大众中国对这个事情的主导作用更强一些。很多事情需要和德国总部有相应的沟通,不表态说明一汽大众或大众中国还没有拿出解决方案。“汽车行业资深分析人士张志勇表示。

他建议,当下的大众应该做的是要尽快平息这种和消费者对立的情绪,提出让消费者更满意的解决方案,哪怕付出更高的成本。大众必须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把召回方案进行详细的解读,最好让第三方机构参与进来向车主解释,而不是自圆其说。

对于消费者来说,张志勇认为,随着去年的汽车三包和新的召回条例的推出,汽车的消费者对保护自身权益的意识在大幅度提升。“消费者在和媒体沟通、厂商对立的过程中逐渐成熟,开始使用国家质检总局的投诉通道。国家质检总局也更加重视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通过一系列事件,消费者在成熟。“

速腾车主力邀迈腾车主维权

显然,虽然迈腾正时链条故障并不是个例,但是,比起“小弟“速腾,在车主维权方面的力度还是小了不少。记者注意到,速腾车主们在各大论坛和QQ群纷纷发出了这样的倡议,“小弟速腾诚邀哥哥迈腾加入维权活动“,而响应的迈腾车主不在少数。

针对速腾后悬架断裂事件,虽然大众中国召开了媒体说明会,但是打补丁式的召回方案依旧让车主们很气愤。据记者了解,速腾车主们将再次发起维权活动,“56万名速腾车主发起全国范围内11月16日维权行动“。

“如果大众在未来的几个月时间内,能够顺利地解决这个问题,对大众的影响不会太明显。如果没能解决,再加上DSG、正时链条等事件,这将对品牌形象的影响很大。“张志勇告诉记者,消费者能否和厂商达成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案很关键,如果持续这种状态,对厂商的负面影响是很大的。

与此同时,有速腾车主已经提议,向法院提出行政诉讼。“调解不成的情况下,依法维权是最佳选择。从DSG、正时链条到速腾事件,大众出了很多问题,到底是消费者使用不当还是汽车本身的问题,最终通过法院的审理才可以尘埃落定。现在是各说各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诉讼是最好的办法。“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告诉记者。

他认为,比较蹊跷的是大众一方面要召回,一方面又说没有质量问题,互相矛盾。

针对消费者的“漫漫维权路“,邱宝昌表示,拉横幅式的集体维权活动虽然没有法律依据,但是也是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的无奈之举。“举证仍是消费者面临的主要问题,《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新车在六个月时间之内出现问题需要厂商举证,但是对于速腾和迈腾的车主来说,多数车的购买时间都超过了六个月,举证比较难。

分享到: 0
高尔夫7